哈哈……”看了好友一眼

作者:admin| 发表于2020-06-03 21:54 点击数:
已是半夜,天空繁星满布,仿佛一张黑漆的天鹅绒上镶嵌的一个个璀璨星钻。在山丘树林的小道上奔驰着两道黑影,灵渡四处都没找着肯盾,只好先行去找耶莉亚。一路上,灵渡把自己遇见耶莉亚的经过详细地告诉了欧来宝。想到欧来宝得知耶莉亚是个大美女时两眼冒火的样子,他就好笑。上回耶莉亚去公会时脸上挂着丝巾,所以欧来宝并未见过她的容貌。“喂!我刚才仔细地想过了,你可能真的不能生孩子。”欧来宝假装正经地道。灵渡停了下来,猛瞪着他。“看什么看,我是说实话。嘿嘿!所以,把耶莉亚让给我,好不?”灵渡差点晕倒,这都是什么跟什么。耶莉亚又不是货物,就算她是货物,也不是他灵渡的私有财产。“我随便,你自己跟她说去吧。”灵渡一指前方道:“到了,她就在那山洞里等我。”欧来宝听后顿时喜笑颜开,好像不久便能抱得美人归样。猛往前走了几步,忽地又转过身来,看着灵渡怀疑地道:“是这里,你确定了?”由于路途不熟,加上当时只顾逃跑没心记路,一路上灵渡不知带错多少地方。“别废话,你进不进去?你不去我可要去了。”灵渡假装往前赶去,吓得欧来宝大呼一声,抢在他前头往前方一处隐蔽山洞奔去。“开玩笑,很多感情都发生在一见钟情的时候,岂能让你先看到她。”也不想想,灵渡与她早不知是第几次见面了。山洞阴暗潮湿。拉开洞口树藤,欧来宝划亮了火石大步而进,灵渡屈于淫威站立洞外。“妈的,又搞错,你小子真是瞎了狗眼。”洞内传出欧来宝习惯的喝骂声。灵渡大觉奇怪,是这里没弄错啊!跟进去一看,已是缥缈人消去,洞空残余香。他铺垫的那件破烂外套依然残留在石板上,在火光映照下外套上显出或明或暗的投影,渐渐地变成一副冰冷脸容,仿佛在嘲笑着他的无知。耶莉亚有如上次般,没留下只字片语走了。灵渡颓然地拾起外套重新披起,随势坐在石板上,抬头看着洞顶,不久前耶莉亚就是坐在这止血疗伤。“哇操,又打算发呆?走了便走了,一天发两次呆很容易变老的。”欧来宝粗重的膀子搭在灵渡肩头:“再说了,你说过让给我的。哈哈……”看了好友一眼,灵渡忽然觉得与自己的稚嫩相比,欧来宝要成熟许多,现在长大了不能总让大家担心。他做个轻松状,笑道:“是啊!既然大嫂没在,那咱俩回去睡觉,大不了我帮你暖被窝。”“哇操,少恶心我了,我又不是钱招财那变态,我喜欢美女。”或许是想到了从小便讨厌女孩子的钱招财,欧来宝脸上的笑容有点怪异。灵渡正想回讽几句,欧来宝突然指着他的外套,讶然道:“你这外套上有字。”“有字?”灵渡赶忙脱下铺回在石板上。果然,外套的背面被一些颜色鲜红的小字写得满满当当。因为与火石发光颜色相同的缘故,无心之下真的很容易漏掉。欧来宝把火石凑近,只见上面写着:非常感谢您又帮了我一次,真的,我很感激。对于大恩,小女今生无以为报,只求来世能做牛做马来报答。不清楚您是否能看见这些言语,那些人生性凶残,还请原谅小女令恩人陷于危难之中。只无奈我曾立下誓言,大仇未报前不能死去。最后,请再次原谅小女还未有幸得知恩人大名。落款是耶莉亚泣上。看完留言,灵渡还没说话。欧来宝拿起衣服放在鼻下闻了闻,倏地,几乎是尽他所能的弯下一百八十度腰,剧烈地呕吐起来。试想下,一个肚子肥大如桶的胖子弯成一百八十度的腰是怎么个场景。欧来宝如此怪异的举动,灵渡看在眼里,心里直犯迷糊:“他没事闻外套干什么?”等灵渡从地上拾起欧来宝扔下的外套,刚要有样学样放到鼻下闻时,他明白过来。明白后他不禁拍拍胸脯,暗道好险。吐了好久,欧来宝才回过气,站好身子,张口刚想说些什么,又好似受不了般接着吐。又过了半天,这才说了句话:“灵渡,你闻闻外套,看上面的那些红字是不是用血沾着写成的?”语气非常温柔,表情也显得很认真,如让不认识的人瞧见,定会以为他是位很君子的人。可灵渡从小与他一起长大,岂会上当。撇撇嘴道:“不用闻了,她肯定是沾着自己受伤流出的血写的。而且……就算我这外套好几个月没洗,我闻了也不会像你这般。用得着这么夸张吗?吐得满洞都是。”“老子无用?你那臭衣服换谁闻了都要吐。”欧来宝见自己奸计被识破,也不再装,破口吼了起来。知道这么吵下去他能说上整夜,灵渡没再理他,自言自语道:“耶莉亚说西特生性凶残,又说自己身负大仇,难道说她的仇人就是西特?”他想不通了,他讨厌西特那是因为西特比其他人对他都要奉承,绝对与凶残无关。说到正事,欧来宝不再大吼,缓缓道:“耶莉亚的仇人或许是古陵商社。”“呃!怎么说?”欧来宝接着道:“你之前不是疑虑,并非所有的参赛高手对进入古陵都感兴趣,那么必然会有人离开古陵。”“是啊,”灵渡道:“当时我还奇怪,为什么直到耶莉亚来公会,我们才知晓古陵抢夺参赛卡的目的。”欧来宝不大肯定地道:“或许古陵对那些人做了某种牵制,令他们不能离开,而耶莉亚却硬是离开了,这才跟古陵结下了仇。”灵渡想了想,虽然这样猜测毫无根据,却很合逻辑:“可就算耶莉亚与古陵有仇,与西特又有什么关系呢?”这回,欧来宝没再开口,只把眼睛紧紧地盯向灵渡。灵渡朝他看去,身躯猛然一震,惊骇道:“难道说西特与古陵有染?”如果真是如此,那问题便严重了。公会的副会长与对公会不利的强大商社勾结,其后果对猎人公会来说或许是毁灭性的。他不禁想起了不知在何处的爷爷。“别想了,我们现在只不过是在瞎猜,一点根据都没有。”欧来宝安慰道:“或许全都猜错了。”灵渡感慨一句:“唉!这些天发生的事真多。”“哇操!”欧来宝骂道:“你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人,再大的事都有你爷爷和公会其他人顶着,轮不着你瞎操心。猎人第二关认证明天就要开始了,凭你,能不能通过还是个问题呢!”知道欧来宝是不想让自己挂虑太多,影响了后面的猎人认证。灵渡感激地看了好友一眼,大笑道:“开玩笑, 老奇人二肖二码资料凭我的本事哪有通不过的道理。”说罢收好外套, 老奇人精选单双二肖资料朝洞外走去。两人走后, 老奇人单双二肖公式三个轻巧的人影出现在阴沉的林木中。“会长, 香港六合开奖结果历史记录查询他是不是发现我们了?转了整个晚上也没去找耶莉亚。”西特沉吟片刻,冷哼道:“算了,暂且放过耶莉亚又怎样,她所知并不多,只不过是个一心想报仇的人而已,况且她与灵渡搭上,弄不好对我们有意外的帮助也说不定。倒是灵渡这小子几年不见,竟变得这般难缠,难道他突破自身瓶颈了?”身后一干事狠狠道:“今天如不是被他搅局,情况肯定大不一样。”西特一笑道:“放心,我们酝酿了这么久的计划,什么突发事件都考虑过。第二关才是重点,记着通知参赛的他们要打起十二分精神。今天虽然没达到预定效果,但成绩还是有的,等明天大家把消息带出,我们再暗中来个煽风点火,嘿嘿!好戏就算正式开始了。”哈!哈!哈!夜色下,山野间三个得意笑声好不诡异。※※※灵渡舒服地伸了个懒腰,打着哈欠,顺手推了躺在身侧的欧来宝一把:“猪,起来了。”昨天欧来宝逮住那句戏言“我帮你暖被窝”,放着旁边的空床不睡,死气白赖地缠着要睡一块。“呵……呼……”欧来宝仿如未闻,呼声不断。灵渡随口念叨几句,翻身下床。对于欧来宝的贪睡,他从小就已习惯。在孩童时,由于他的身份不能让太多人知晓,而爷爷忙于公会事务,不常在家,他晚上睡觉老做恶梦,欧来宝便常去陪他,可以说灵渡是躺在欧来宝肥胖的胸膛上长大的。这时,帐帘被人拉开,一道阳光穿入,刺得灵渡睁不开眼。“谁呀?”灵渡手捂着眼问。肯盾面无表情地走了进来,手里拿着一套衣服。灵渡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身上的薄旧单衣,讪笑道:“其实也没穿多久,认证前拖着来宝新买的名牌来着。”肯盾嘴角微微拉了拉,递上衣服,声音低缓地道:“换上吧,第二关就要开始了。”“噢!”灵渡答应一声,默默地接过衣服穿好。他感觉肯盾大叔今天的神情有点不太对劲,笑容很是勉强。忽地,想起昨晚找肯盾不到,灵渡问:“大叔昨晚去哪了?我本想跟你说遇见耶莉亚的事。”肯盾没听见般随口道了句:“时间不早了,边走边说吧。”走出帐外。“呃!”灵渡不懂地点点头,接着朝床上睡得直流口水的欧来宝吼了声:“有位超级美女邀请你去吃大餐啦。”欧来宝轰的一声直立起来:“呃!来了,马上就到。”※※※基地里,营帐已收拾得差不多了,淘汰的选手也早前一步被带回凡吉广场,只留下随地可见带着血迹的破衣服和吃剩的食物。“这些生活垃圾公会有专人清扫,不然会说我们在破坏生态自然。”肯盾淡淡地道:“现在是联邦共和制,人众言论自由,辖区主席都得做些表面工作给下面看。”灵渡对这些政治上的东西不感兴趣,缓步走着,没作声。肯盾看了他一眼,强悍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:“你跟你父亲很像。”说到父亲,灵渡脸上露出期待色彩,对于父亲他了解不多,大家都说是个百年难见的聪慧奇才,生性淡薄名利,刘伯温六肖精选免费非常受人欢迎。灵渡很想找到他看看,而且母亲是谁也得找他问问。这事就连他爷爷都不清楚。只可惜肯盾没说下去,转而问道:“你昨天又遇到耶莉亚了?”灵渡有些失望,补充道:“是的,她刺杀西特未遂,逃跑时我帮了她一把,不过后来又不见了,只留下这个。”说完拿出那件外套。肯盾皱眉接过灵渡拿出的带血外套,看完上面的血字后,摸着下巴道:“耶莉亚对古陵的阴谋知道有限,只是指出那些消失过又重新参赛的选手,很有可能是古陵派来参赛的人。现在这点已不用挂在心上,我有办法对付,在这一关他们大部份别想通过。”听到这话,灵渡先是愣一下,随即明白到,肯盾打算不顾爷爷的反对,私用职权在第二关淘汰那些人了。肯盾接着道:“令人担心的是,猜不透她跟西特副会长的纠葛。哼!如果发现西特真与古陵有什么勾结,我一定让他好看。”灵渡稍有担心地问:“这些情况我爷爷都知道吗?”肯盾忽然停住脚步,眼神中透出一股悲愤,但却不答反问道:“第二关认证全凭评委做主,你应该知道我这个执管猎人是什么性质的吧?”不知为何会问起这个,灵渡迷惑地点点头,道:“知道,执管猎人是种懂得如何用最快捷的方法管理某项事物运作的人材。”“不错,其实也就是高级管家的另种说法。而像我这类没有明显突出技能的猎人,没有明显的分界线,通过与否很难评定。我查过了,大部份屡次参赛的人报的都是我这类与赏金猎人那类。”灵渡知道第二关认证与第一关有所不同,是分门别类进行筛选。他投报的便是追逐寻找珍惜动物的逐寻猎人,到时有专门的考官进行考核。知道肯盾还是在说怎样淘汰古陵遣派的人,灵渡便道:“大叔的意思我已经明白,只是你不担心我爷爷的反对吗?”肯盾脸上突然一变,沉默一阵后,黯然道:“这个你就别操心了,我有办法。”顿了顿,脸色正经:“少爷从小聪慧过人,以后肯定会有很好的发展,或许像你父亲一样,成为三星猎人都不一定。所以……公会的事你就别操心了,那是我们的责任。你该做的是把注意力放到认证上去,那才是你的重中之重。”“嗯,我明白。爷爷说过等我通过认证成为真正的猎人后,他才会告诉我父亲的事,所以我一定会努力的,只是……”灵渡又问:“我爷爷现在到底在哪儿?”他发现,今天只要一提及爷爷,肯盾的神情就很不自然。肯盾又是一阵沉默,最后摆摆手,道:“具体在哪我也不知道,他一直跟我都是飞鸽传信。昨晚我不在就是收消息去了,放心,会长信里说一切安好。你还是安安心心参加认证,等你大赛完后应该就能见到。”不知不觉中,三人来到集合地,一个飞船停靠在那。该说的都已说完,现在灵渡最该做的就是用心通过猎人认证。一挥手,灵渡道:“我进去了,第二关过后再见。”“嗯!好好表现。”最后,灵渡踢了脚一路迷糊的欧来宝,带着肩头的赖狐步进船内。这个飞船不大,但内部却很精巧。从门口进入后是条长廊,通到底灵渡来到一个大厅,里面稀稀散散坐了些人。“请问是通过者吗?”一位少女向灵渡走来。灵渡朝她看去,白皙的脸庞上两只眼睛水灵灵的,体态端正,算得上是个美女。少女见灵渡两眼直溜溜地朝自己看来,微有点不好意思,再问:“请问你是来参加第二关认证的选手吗?”灵渡这才答道:“是的,我叫灵渡,有事要我帮忙吗?”少女脸色恢复正常,职业性的道:“你好,我是大厅服务员。由于人手有限,安排工作正努力进行中,烦您稍等。”“没事。”灵渡轻笑道:“有祢陪我聊天,时间很快就过去了。”第二关认证与首关不同,要全心投入才成,灵渡努力调整着心情。加之身上少见的穿了新衣服,更要轻松点了。也许少女见惯了这等无赖,礼貌地一笑道:“您可以四处看看,也可以要杯水、看会报纸,有事请招呼。”说完,完全没理会灵渡失望的目光,倾身一躬走了。灵渡轻叹一声:“流年不利啊!如今连小姑娘都不理我了。”闲极无聊,他找了个位置坐下,朝四周看去。扫了一圈,没看到熟面孔。昨天灵渡见里斯卡特罗与妮兰两人站在通过者那边,里斯卡特罗通过不奇怪,没想到妮兰竟也是参赛者。他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确定妮兰是古陵的人,那她来参赛动机肯定不单纯,是想配合古陵什么阴谋呢?用以参赛的身份又是什么?“唉!”想了一会,灵渡甩甩头暗骂道:“想这许多干嘛,现如今能否通过第二关都说不定,古陵的事还是让肯盾、爷爷他们操心吧,自己这点斤两还是太嫩。”他又想起了阿茵,那个可爱的丫头,昨天他本想去找她,可一想及她身旁的修泽,加上又没什么时间的关系,他终究还是没去。想到实力高强、身份又不明的修泽,灵渡不禁又愁了起来。古陵的实力怎么这么强,还有个未露面、名为殷螟的神秘女人,到底隐藏在后的人物还有多少?灵渡不由轻叹了口气,感慨道:“古陵,你究竟是个怎样的组织?”这时,偶尔有人从灵渡身旁走过,消失在大厅壁侧的一些小门内。“门后通往哪里?”猎人认证的大概程序灵渡是知道的,第一关淘汰大多数人,第二关分门类的进行筛选,第三关是问答考核。至于细节,他就不清楚了。反正想也是白搭,待会自然知道。不想再为古陵的事烦乱心神,影响了后面的猎人认证,灵渡随手拿起份简报打发时间。忽地他两眼呆住,一个醒目标题让他大惊不已--“猎人认证黑幕大揭秘”,小标题是“参赛选手卡利惨死于后方基地”。灵渡迫不及待地翻看下面的主要内容,一丝细汗从额头滑下。里面详细报道了昨天的骚动,而且还大肆抨击他的高姿态,说他有当会长的爷爷撑腰,狗眼看人。看完这篇,灵渡紧接着看向其他报道,内容都差不多,整份报纸几乎骂声不断。甚至还有些报纸开设特别专栏,请那些淘汰者来采访。抗议情绪空前高涨,叫他爷爷让位下台的言论铺天盖地。“卡利死了?”灵渡终于明白早上肯盾为什么会提辖区主席都在意民众倾向了,原来是发生了这事。好在猎人公会会长这位置不比辖区主席是民众选出,而是由辖区内十名猎人代表投票产生。不过,这终究不是好现象。灵渡猜测,正因为这样,肯盾才会下决心忤逆爷爷的意思,动用职权铲除全部有嫌疑的选手,不能再让古陵弄出什么意外来。“可公会昨晚并未对卡利下黑手呀,肯盾大叔也说了,公会对卡利是保护而不是谋害。那是谁干的?西特?又或者是……古陵自己?”古陵的实力如此强大,为什么要处心积虑破害一个与它没有丝毫利益冲突的公众性组织呢?灵渡神色黯然,如此错综复杂的事情已经把他的大脑搞得有点糊涂了。毕竟脑袋聪明并不代表什么事都能应付,很多时候,经验才至关重要。“算了,正如肯盾大叔所说,这些烦恼事还是留给爷爷他们烦心吧。”他心下推托地想着,反正天塌下来,在他前面还有爷爷。如今他能做的就是通过认证成为猎人,成为一名猎人是他十多年来的梦想,至此关键时刻,怎能分心其他。尽管想是这般想,灵渡还是拿过另一份,打算看看这上面又说了些什么内容。与之前那份一样,整版面都在说卡利在后方基地死掉的事。灵渡随便翻了翻,临末正打算放下,报纸全版头条大新闻下面的一处小角落里,几个黑字吸住了他的目光。“据本报未确实消息,轩辕辖区猎人公会会长灵阎于昨日凌晨意外受伤,现昏迷家中。”他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两眼呆呆地盯着报纸,两手由于用力已把报纸撕成两半,而他却仿如未觉。“爷爷重伤昏迷了?可凭爷爷的本领,谁能使他受这么重的伤,就算是联邦十大高手,爷爷打不过也能安全逃出啊。又是古陵吗?这事肯盾大叔知不知道?我该不该回去?”心里是一连串的疑问。正当他痴呆着脑袋乱想时,一个甜美声音传来:“灵渡选手,您安排在六号大厅,请跟我来。”是刚才那位少女。“猎人认证?”灵渡脑海中突然冒出这四个大字:“是呀,现在正是猎人认证中。”少女见灵渡愣愣地站着没作声,脸上充满矛盾,不禁再次提醒道:“灵渡选手,第二关认证很快就要开始了,请跟我来。”灵渡依旧没作声,神情木讷。少女不解地伸出手,轻轻地推了推,小声唤道:“灵渡选手……”灵渡这才回过神,转头看了眼甜美少女。少女又道:“您安排在六号大厅,请跟我来。”说着转身领路而去。可没走几步,身后并未传来跟随的脚步声,少女奇怪地停步转身望去,灵渡抬头看着天花板不知在想着什么,可脸上的矛盾之色却已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满脸严肃与眼中的那股毅然。不知为何,少女的心房突然猛烈跳动了一下。眼前这位刚见面便对她调笑的少年,此刻的模样是如此令人心动。一抹嫣红不知不觉中在她脸上泛了开来。“啊?”忽然少女大叫一声:“现在正参赛中,你跑去哪里?”随着声音的落下,一身淡绿的奇怪少年的身影也消失在她的眼帘。这位在她平淡的心中无心投下一枚石子的人便这样无缘地离去,少女的那份悸动以后也许很难再有,这时间或许是……一辈子。

  龙头分析:近期龙头号码走势以大振幅为主,奖号在偶合号区回补,后期看好2路0路号码开出。下期则防偶合号开出的可能。重点防02、06。

  1.28亿元大奖来袭!4月25日,体彩大乐透第20028期开奖,当期全国共中出13注一等奖,广东深圳一家体彩实体店中出1.28亿元大奖,中奖彩票是一张经10倍投、5 5复式追加票。这是体彩大乐透今年开出的首个亿元大奖。

,,刘伯温精选一肖一码

Powered by 刘伯温六肖精选免费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