灵渡知道他一定是被多人围攻而抢走板牌的

作者:admin| 发表于2020-06-04 20:37 点击数:
刚一踏入基地范围,灵渡便感到气氛有点怪异。虽然天已全黑,但离抱枕而眠还有段时间。奇怪灵渡却没看到一个人影,仿佛嘈杂的人群突然间被某个恶兽吃个精光,只留下火把与风相擦发出呼呼响声。灵渡纳闷地往里走去,基地沿河而布呈长方形,头尾大概近千米。为了防止蛇鼠等一类小兽进入,也为了方便管理,公会在外围搭了一道木栏,只余沿河两头进出。走不多时,灵渡来到入口,却愕然发现当初接待他的公会人员不见了:“怪了,人都跑哪去了?”他感到不妙,好像出事了。夜晚河风呼啸,从灵渡身后吹过,吹起数道帐帘,露出里面空空的营帐。这景象说不出的恐怖诡异,他忽觉背后凉飕飕的,想拉紧衣服,却发现无衣可拉,外套脱在石洞中给耶莉亚当坐垫了。忽地身后扑通一响,灵渡扭过头,可除了阴森的迷失森林外,什么都没有。“哇……”灵渡大叫着,朝基地中间公会的办事处狂奔而去。没跑多久,他停了下来。眼前火光冲天,近千支火把随风而舞。公会办事专用营帐外围满了人,沸沸扬扬的争吵声随着河风往下飘去,难怪不靠近听不见人声了。“活见鬼。”灵渡暗骂:“真是自己吓自己。”安定了下心神,灵渡听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。半晌过去了,他微皱着眉。事情大致如此,黄昏过后,除了少部份失踪人口外,大多数参赛选手都来到了这里。而造成这百营空人场面则要归究于几大火头。火头之一:由于个别伤员不满多人同住一个帐篷,便要求换成单人帐房,最不济也要与通过选手一般两人一帐。此无理要求被公会驳回。火头之二:虽然有一部份惨遭淘汰的选手挂不住脸面打道回府,但因为天色已晚并且交通不便,大多数人还是待到天明搭乘公会飞船离去。在黄昏至深夜这大块时间内,众多无聊人士走出帐篷,伴着高挂明月欣赏北渡河的秀美夜景。按理说如此良辰美景,一切令人不愉快的事情都不该发生,可如果你正想借着美景抒发心中愁闷时,一个抢了你板牌使得你郁闷的源头竟嚣张地跑来告你是垃圾,接下来将会发生何事实在不言而喻了。火头之三:如果说数千之间关系复杂的人所待的营地,不出现拌嘴斗殴叫做怪事的话,那同一时间、不同地点因为类似原因出现类似场景就不能单单用怪来形容了。星星之火是否可以燎原还说不大准,但众多郁闷中人突然间有了共同矛头时,那这股洪流将会一发不可收拾。“妈的,使奸抢了老子的板牌还敢在这嚣张。”“哇操,抢你板牌怎么,有本事你抢回来呀。”“兄弟们,看到没有,就是这种人抢夺我们努力找寻到的板牌的。”……营帐门口,数千人分成两派,泾渭分明。一边是手持火把满脸义愤填膺的淘汰者;一边是神情坦然、或立或坐的通过者。灵渡放眼看去,熟面孔里斯卡特罗愣愣地站着,而他身旁竟然是妮兰。不多时阿茵可爱的小脸出现在灵渡眼帘中,娇柔的小手拉着一位中年男子的臂膀。“修泽!”灵渡眼中冒出精光:“古陵的高手。”很明显,阿茵上回是随着他离开,树干上的字应该也是他留下的。这时,修泽有所感觉般朝他看来,吓得灵渡赶紧转移目光。再下面他都没见过。“我建议公会摆个擂台,让首关通过者接受我们的挑战,不然显示不出公平性。”淘汰的人群中突然冒出这么一句,在众多争吵声中脱颖而出。跟着更多人随声附和。听这口气,灵渡知道他一定是被多人围攻而抢走板牌的。这时,大家的目光全都转向公会那边。可怜公会里这时没有一个领导,众多在职人员手持武器紧张地围在办公营帐外。由于猎人实在稀少,公会里大多数在职人员并没有猎人头衔,更多的是对猎人这个职业喜爱的人。“怎么样呀?不然我们这般私下争斗下去,对后面的认证会很不利哦。”看似他是在替公会着想,可听在灵渡耳朵里,这分明是挑衅。灵渡真想把他拎出来教育教育。如真照他所说,得浪费多少时间精力,势必影响接下来计划好的第二关认证。这都算次要,重要的是公会对这事有过考虑,如果连这种场面都应付不了,就算首关通过,后面也会被淘汰。面对他的逼问,公会职员里没人吭声。这也难怪,被近千个火气上涌的人围着,脑袋怎做得出如此重大决定,何况这根本就不是他们能做主的。公会的保持沉默惹得人群躁动起来,一些心怀不轨者开始朝公会办事营帐挤去,还有些人对抢自己板牌的通过者下黑手,场面很快就要不受控制。这时,一声大喝震响众人耳膜,三道人影几个纵跃落到中心,公会职员明显的松了口气,西特回来了。“造反了不成,别以为淘汰了公会就制不了。”西特大声喝道。见到公会终于有人出头说话,大家逐渐平静下来。如果闹剧到此为止也算不错,虽有风浪没有雷雨。可事实并未如此简单,之前提议那人仿佛不达目的誓不罢休,再度提出。岂料西特立刻否决道:“不行,制度定出来就是遵守的,更何况乃由英明的灵阎会长制定,我们怎敢擅自改动。”那人不依不饶的道:“会长也是人,是人便难免有考虑不周的地方。任由选手间相互争斗抢牌,完全扭曲了认证的根本意义。”“放屁。”灵渡咬牙暗骂,两眼也如众人般冒着凶光,只是对象是这个喋喋不休心怀异图者。众所周知,虽然轩辕辖区每年通过的正式猎人最少,但每位都很受好评。灵渡连拉带推挤到前排,把那人看个清楚。那是一个瘦瘦的汉子,尖嘴猴腮相,单看这副尊容根本就是来瞎搅和的,灵渡心下一动,朝修泽看去,这不会又是古陵安排的吧?可修泽的注意力根本没在此处,两眼慈爱地看着阿茵,不知在说些什么。灵渡终于明白为什么阿茵会说修泽和蔼了,心中忽然隐隐冒出股醋意。“这便不是我等考虑的事了。”西特的回答把灵渡的注意力重新拉回:“既然大家来参赛,便是认同我们的灵阎会长,不但第一关,所有关卡全乃他老人家制定,希望暂时通过者在以后的认证中严格遵守。好,如没别的事,大家散开吧。”灵渡紧紧地盯着瘦猴汉子,盘算着等会散场偷偷把他掳来痛扁一顿,舒口闷气。想到掳人,灵渡不由想到欧来宝:“嗯,那小子现在应该到总部了吧。”话说到这份上,淘汰的人群中开始松动,间或的有人离开往营帐走回,反正一开始他们也没真想公会能允许再赛一次,只是随着大家凑凑热闹而已。眼看一场不大不小的骚乱告以化除,猎人认证将有惊无险地继续下去。可这次认证大赛又怎能如此简单,这时,一个年轻小伙跑到瘦猴旁边,附身耳语一番,瘦猴顿时笑容满面,一脸得意。只见瘦猴大声地干咳一下,把众人的目光吸引向他,接着做作地道:“也许是我天生愚昧,猜不出灵会长行事深意。正好趁这么多人在,我说出来大家合着揣度揣度。”接着朝四周看了一圈,悲声道:“我有一个能力高强的朋友,首关认证对他来说可谓轻而易举,事实证明也确实如此,刚进森林不久他便找到板牌,间或遇到几个抢夺者也很轻松打发了。本来他也许可以一路轻轻松松的通过,最后成为正式猎人。可不知怎么,公会竟派专人夺去他的板牌,他的两位好友不幸战亡。”说到最后,痛极泣下,悲愤不已。大家听完有如感同身受,其中有几位被别人抢掉板牌的人更是大呼不已。灵渡大惊:“他是在说卡利?可这事做得极其隐秘,怎会被他知晓了?”猜测一会,他庆幸地想道:“也许掳人时被他暗中偷看到,这会心急瞎诬陷公会一通吧,反正口说无凭,卡利已被带到总部去了。”这时,西特脸色一正,道:“话不可乱说,凡事要凭证据,森林中抢夺频繁, 香港六合手机开奖直播你怎能确定就是公会派人做的?”灵渡暗自点头, 老奇人二肖二码资料尽管他不喜欢西特, 老奇人精选单双二肖资料但这会不得不称赞一二。“哈哈哈!”瘦猴仰天狂笑道:“老天开眼呀, 老奇人单双二肖公式你们公会不但夺牌,而且还想抢人,幸好得遇贵人相助我兄弟才逃过一难,不然大家便得知不到公会的黑暗了。”说完,人群中忽然露出一个通道,卡利被人搀扶着蹒跚而出。见到卡利竟然在此出现,灵渡心里咯蹬一下变得发热。所谓的得遇贵人,是不是古陵的人?如果是的话,欧来宝的安危真就值得担心了。卡利脸色苍白,咳声不断,明显刚受重伤。只凭这副模样,众人便自然地对他怜悯起来。他哆嗦地朝四周恭身一揖,悲情地道:“小弟不才,并没多大本事,参加猎人认证也未想真能通过,只求展示自己,算是对自身的一个交待。谁知这小小的要求都得不到满足。”说话委靡的模样,完全没有初战灵渡时的意气风发。只是这样大家却更加相信他了。西特看了看众人,皱着眉头问道:“既然你确定是公会指派的专人,可有证据,这人名字叫什么?我们一定严查。”这话隐约暗示出,公会并不是完全没有嫌疑。卡利还没回答,他身旁的瘦猴抢声说道:“少在那猫哭耗子假慈悲,你们内部的事,心里明白。”这话直如一针见血,狠狠地把事实确定一般。现在人心意向有了变化,矛盾不再是淘汰者与通过者,好似成了参赛选手对公会的质问大会。众人争相地提问题,仿佛不提显示不出自己的正义感来。卡利摆摆手道:“大家别激动,既然说是公会的人抢的牌,当然不是空嘴乱说。说实话,要我说出名字我真不知道,当时抢牌的有两个人,其中一个非常特别,他的皮肤是绿色的。恩人救出我时,跟我说那人是会长的孙子,也是来参加认证的。”此话一出,震撼全场,谩骂声更是不绝于耳。“哇操,定是那老王八的小王八没得本事,求着老王八帮他夺牌。”“怪不得放任我们自相残杀,原来是方便自己暗中弄手脚。”“妈的,取得这样的猎人有什么意思,老子不玩了。”……“大家静一静,静一静。”西特大声说道:“不错,我们会长的孙子确实参加着认证,虽然他的肤色与卡利所说的一般无二,但我相信这里面一定有误会。好在现在他人在这。”说着,西特看着灵渡方向微笑着道:“贤侄出来澄清一下吧。”忽地,灵渡身边哗的闪开一片人。灵渡沉默的环视众人,没显出气愤也没狡辩,越是关键时刻他越沉得住气。脑细胞不停地运作,把对欧来宝的担心暂放一边,苦思对策。掳人一事只有肯盾知道,只要肯盾不承认就没人能确定。现在卡利已经认出自己来,虽然很有可能是古陵的人告诉他的,但那都无关紧要,现在主要的问题是自己是否要承认、怎么承认。骂声渐渐小了,大家都看着灵渡,也有许多人的眼光落在他肩头的赖狐身上。灵渡毫不理会,冷静地思索一番后,嘴角微微一拉,有了办法。他特意走前几步,紧逼向卡利,讽刺道:“不错,是我抢的,但那又怎么样?”周围又骚动起来,灵渡不理,手指着通过者那边,继续道:“他们里面有多少是抢别人板牌通过的,他们可以,我为何不行?如果说我爷爷真要帮我,随时我都能通过,何必还大费周章地抢板牌?至于说我还有一名帮凶,他在哪里?我根本就没见过,新闻资讯我也不需要帮凶。”灵渡停了停,忽然语气转冷,狠狠地道:“当然,如果有谁不信,可以问我宝剑试试。”说毕,暗龙噌然出鞘,两眼怒视众人。倏地,一阵晚风吹过,吹得灵渡衣角翻飞,猎猎作响。此时赖狐也像凑热闹般,首次对身旁的事物发生兴趣,头神气地抬得老高,颇有股气势。想到欧来宝可能已遭不测,想到面对古陵一直都在挨打,想到不知所踪的爷爷,灵渡发怒了,心中有股杀人的冲动,双眼有意地看着瘦猴,好似只要他一有动作便要扑杀过去般。在这股强悍气势推涌下,众人不禁又退了几步,离得更远了。“少爷!”一声呼喊从不远处传来,接着从人群中纵跃出两道人影。灵渡凝眼看去,竟是本该坐阵总部的肯盾跟大肚挺挺的欧来宝。见欧来宝没事,灵渡心里稍微舒服了些。肯盾对灵渡安慰一笑,接着面朝众人大声道:“我来告诉大家实情吧,事情很简单。”肯盾一指欧来宝道:“这位是我们的特邀裁判,前几天他巡查时发现有人身受重伤躺在地上,如不施救将有生命危险。无奈他并不懂得抢救之法,于是便想带到外面寻求治疗。不幸中途被人偷袭,醒来后这位选手却已寻获不见。”这些话说得并不勉强,很多在森林中受伤的人都是被公会的抢治人员带出的。听了这话,卡利当然不肯罢休,出语力争。可事情发展到现在,他又拿不出确实证据,只能形成公说公有理、婆说婆有理的局面。争吵到最后,只有不了了之。这段大赛中的小插曲到此告一段落,人潮渐渐散去。只是在他们心中,对猎人认证公平性的怀疑已经萌芽。“呼!”吐出压抑在胸的那股闷气,灵渡朝向自己走来的肯盾笑了笑,道:“刚才我的样子是不是很吓人?呵!当时心口那道怒火让我直想宰人。”肯盾露出个勉强的笑容,淡淡道:“少爷是长大了。”灵渡愣了下,有点不明白,讪笑道:“长大与想杀人有什么必然联系?”肯盾没解释什么,脸色凝重,忽然问道:“西特在哪里?”灵渡朝西特站立的位置看去,此时已没有人影:“刚才都还在那,怎么,大叔找他有事?”肯盾点了点头,又摇了摇头道:“没什么事,走,找个地方说话去。”说着率先踏步而去。灵渡看向后面的欧来宝,欧来宝轻叹一声:“待会再说。”默然地跟在肯盾身后。灵渡甩甩头,满脑子的疑问咽回肚子里。※※※这是一座占地百多平米的中型帐篷,其内装饰简洁,是公会办公地之一,最多时可容纳近百人。如今,宽敞的营帐内围坐着三人,脸上皆挂满忧色。“你怀疑公会内部有奸贼?”灵渡托着下巴看着篷顶的花纹,讶问道。“我与大叔想法一致。”欧来宝喝了口热茶,淡淡地道:“当初定下猎人计划时只有我们三人知道,成功后为了防止被外人察觉,还特意去距离远的总部公会审问,就是担心这里人多耳杂。”“可还是被人察觉了,唉!很可能是派人时走露了风声。”肯盾一叹道:“都怪我不小心,我应该亲自去接应的。”见肯盾不住地自责,灵渡鼻内一酸,安慰道:“既然事情已经发生,再怎么自责也于事无补,还是考虑以后的事吧。现在查出谁是内奸了没有?”肯盾道:“没有,别说确定了,连可疑的对象都没有。三大干事都有可能,也都不可能。当时我是当着他们的面派人的。”灵渡知道那三大干事都是正式猎人,总部公会一共有五位干事,其中三位听候爷爷调派,另外两位则跟随西特,这五人都替公会操劳了十多年,忠诚上好似根本无庸置疑。他忽然想到一处可疑点,问道:“来宝,当时你是怎么被人抢走卡利的?”他们从开始攻击卡利到最后,时间非常短暂,紧接着马上就往总部带去,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要找个能轻易从欧来宝手里抢人的高手并不容易,他觉得也许能从这上面查出蛛丝马迹。谁知欧来宝轻叹口气,尴尬地道:“不知道,当时我莫名其妙昏晕过去,醒来后卡利就不见了。”“这样,那该是别人早有准备。”倏地,灵渡敲了敲脑袋,忽有所悟,问道:“大叔,当初是谁留下记号指引我们追觅到卡利的?”“这个,当时计划突然,怕从总部派人时间上赶不急,我飞鸽通知西特会长安排的。”肯盾皱眉道:“其实这点我也曾怀疑过,只是这结论不能轻定,否则会惹大祸。这事暂时只能这样。”灵渡点了点头,如果公会副会长做出出卖公会的事,性质上可就大不简单了。想了半天不得要领,他拍拍头,忽地问道:“你们说搭救卡利的到底是不是古陵的人?如果是的话,那为何如此轻易地放过来宝呢?”说完,灵渡朝来宝看去,而他正低着头,好像也想不通是为什么。肯盾想了会,回道:“应该是古陵,至于说为何会放过欧来宝,我猜他们是没想到少爷会表现得这么霸气,把近千人压弹得不敢发飙。不然你想想,晚上这般闹下去,这次认证肯定报废。”被肯盾夸奖,灵渡不大好意思起来,讪笑道:“哪里,是大叔赶到及时啊!嘿!”灵渡邪笑道:“待会我把卡利再绑出来问问。”“不可。”肯盾道:“现在他已成了大家关注的对象,很多人都已经注意到他,如他出了什么意外,所有人肯定都会怀疑是我们干的。”“噢。”灵渡无奈地点点头。肯盾忽然笑了起来,说道:“听欧来宝说卡利是你击败的,说说你又是使了什么奇谋怪招了。”“呵呵!其实也算不上是怪招啦,他的念力太弱,对击几招后他便震晕了。”接着,他把其中经过大致讲了一遍,直把两人听得目瞪口呆。半晌,欧来宝奇问道:“你是说你现在能外发炼力了?”“不是外发炼。”灵渡又耐着心思把念力在体内如何运转仔细地说明,临末还加了句:“我也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。”从开始肯盾就没出声,呆愣地看着地毯不知在想些什么,灵渡说完好久后还没回过神来。灵渡不禁拍了他肩膀一下。肯盾这才朝他看去,深呼吸后平静地道:“你的身体怎会突然改变,其中原由我也弄不清楚。不过有些事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你,现在你长大了,应该能承受了,只希望对你有帮助。”“哦?肯盾大叔知道什么有关我的秘密吗?”灵渡奇怪地问道,不知肯盾如此认真的表情后面,会说出怎个惊天动地的故事。“你不是人类,确切的说你拥有的不是人类的身体。”“啊?”灵渡先是一愣,然后大惊,难道说自己真的如小时别人说的那般,是母亲与兽人生下的贱种?肯盾陷入回忆中,继续自顾地说下去:“当年我只是你爷爷身边的一个勤务兵。有天,记得当时天很黑,乌云遮住了太阳,你的父亲消失多年后突然回来了,神情黯淡,手里还抱着你。回来后他一句话都没说,把你放在会长面前接着便不见了。不是速度快至眼光不及的那种不见,而是站在那慢慢地不见,仿佛凭空消失了般。会长没有奇怪,也没阻拦,只是缓缓地把你抱在手上,看了很久很久。之后便说出那句震惊在场所有人的话:这孩子天生是条龙,龙永远都不会成为虫。然而我知道那并非实情,因为在那之后,会长总在没人时暗自叹气。过了几年我要去参加正式猎人的认证,也就是说我很快要离开你爷爷了,于是我终于提起勇气问会长叹什么气。会长看了我一眼说:阿禹那孩子领会到‘灵之界’了。当时我的惊讶真非言语能表达明白,那可是修练念力之人的最高境界,全联邦没听有谁练成过。我又问,这是好事啊,为何要叹气?”说到这,肯盾停顿一会,好像在组织用什么语言说下去。看了灵渡一眼后道:“会长又叹了口气,说:只可怜了这孩子啊!看到这绿色皮肤了没有,这是在渥峙卡火山脉才能找到的比拉兽皮,其特性是耐磨、抗击打还防火,而且我用念力探测过,这孩子身体里天生充斥着念力,幸好并没强大至吓人的地步,可是……这些念力全都缠绕在肌肉里,而不是经脉中。”听到这,灵渡忍不住叫了起来:“为什么?我怎么会是这样的人?”与其说是问肯盾,不如说他是在呐喊。肯盾暗叹一声,道:“听你爷爷的意思好像那是‘灵之境’的神力,我知道的只有这么多,具体你爷爷比较清楚。”灵渡表情痴呆,耳内再也听不进什么事。其实,也难怪他显得这样没定力,换谁知道自己是这样一个怪物都会如此。肯盾见他木讷模样,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头,道:“你一个人好好静静吧。”带着欧来宝走了出去。不知呆坐了多久,儿时别人笑骂杂种的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。灵渡自嘲一笑,当个杂种也比这半人不鬼的好点。他不断嘲笑着自己,自卑感始终挥之不去。倏地,“啪!”一声大响,他只觉头上一阵钻心巨痛。“妈的,紧想个毛啊,想这么多又不能当饭吃。”灵渡没有抬头,这么说话的除了欧来宝没有别人。欧来宝与肯盾一同出去,等肯盾离开后又转了回来。忽地又是一声响,头仿佛要裂开般暴痛。“打不死你这小子,钻牛角尖好玩吗?身体不是人类有什么关系,人类的主要特点就是脑子好使,你脑袋怎么样?妈的,都像你这样,人家蛮人不用活了。”被欧来宝这么一点,灵渡好像清醒过来,抬起头,愣说道:“嗯,再敲一下吧。”哦?欧来宝一愣,接下来一声巨音传出,响彻营帐内外,随之而来还有如野兽般的惨叫声。两脚蹲在檀木椅上,灵渡双手抱头,可怜巴巴地道:“叫你再敲一下,也不用使这么大力呀!”欧来宝干笑几声:“嘿嘿!我知道你身子骨硬嘛,轻了不是帮你挠痒痒。”灵渡没好气地瞪了好友一眼,忽的一脸正经,认真问道:“来宝,老实告诉我,如果叫你换成我这样,你干不干?”欧来宝歪着头,做作地想了想,突然夸张地张大嘴巴,猛挥其手道:“当然不干了,那怎么能干。”灵渡眼睛一红正待问为什么,他大叫道:“谁知道成了你这样还能不能生孩子,万一不成我老婆跑去跟别人弄下个蛋蛋,我不惨淡淡了。”“呃……去你的!你老婆还不知在谁的肚里待着呢!”被欧来宝这么一插科打诨,灵渡心里舒服不少。说到老婆,灵渡一拍脑袋道:“刚才发生那些,差点忘了件大事,耶莉亚还在等我呢。”“耶莉亚?”欧来宝奇怪道:“你啥时跟她勾搭上的?”“嘿嘿!”灵渡坏坏一笑,道:“待会再说,先找肯盾大叔,我们一起去见她。”说完率先而出。一直趴在地毯上的赖狐不用招呼,早飞跃至他的肩头跟了出去。此时,灵渡已不再顾虑自己的身体,正如欧来宝所说,只要思想还是人类的不就成了。

好友阿雪喜欢在路上和女生们聊天,某天她在聊天室遇到一位友,说她每次和男朋友爱爱都会发生阴部撕裂伤,让她痛不欲生,不喜欢做爱爱的事。

  直播吧5月12日讯 据《马卡报》报道,前瓦伦西亚、塞维利亚和阿森纳主帅埃梅里有可能重返瓦伦西亚执教,这一设想已经提上议程,并且埃梅里身边的亲友也支持他回归蝙蝠军团。

,,香港王中王精选24码中特

Powered by 刘伯温六肖精选免费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